温州国际会展中心总经理董建才一行莅临超神互动

4月11日下午,温州国际会展中心总经理董建才、副总经理应俊一行莅临超神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调研考察。

会上,公司CEO戴文学向各位领导介绍超神互动电竞产业链,公司组织架构及未来发展规划。

展会代表着行业风向

电竞产业的高速发展,离不开会展业的推动,韩国一年一度的G-star展览汇聚全球电竞业的各大最新要素,成为最佳的电竞产业展示平台,2017在韩国釜山举行的G-Star涵盖“游戏内容”与“游戏商务”,有来自35个国家和地区的675家公司参与,是全球电竞产业的一大盛会。

今天双方就在温州能否举办类似电竞展会,借用温州国际会展中心的场地优势,能否举办相关赛事等议题做了初步探讨。

央视再次报道DOTA2亚洲邀请赛 品牌赛事推动电竞产业高速发展

4月9日,央视财经频道以《电子竞技赛事推动电竞产业高速发展》为题,对刚刚在上海结束的第三届DOTA2亚洲邀请赛进行了报道。报道中指出,DOTA2亚洲邀请赛在全世界范围内带来的影响力,已经达到了和世界顶级赛事比肩的这样一个程度,大型电子竞技赛事正推动电竞产业高速发展。

实际上,这已经是央视连续3届报道DOTA2亚洲邀请赛了。作为一项由中国人主办的国际顶级单项电子竞技赛事,DOTA2亚洲邀请赛正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巨大的影响力,对中国电竞产业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本届DOTA2亚洲邀请赛,以打造本土化、品牌化为目标,不仅吸引了全国各地玩家前往观赛,更是以高额奖金、高规模场馆提升了整体赛事关注度。

对此,完美世界CEO萧泓博士在接受央视财经频道采访时就表示:“中国不管是战队、赛事还是运营商,乃至于整个市场范围,以及它的职业赛事体系,都会成为世界电竞体系的标杆。目前,中国集中了最多的粉丝,有世界最多的最顶级DOTA2战队,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在全球电竞产业链里已经发展到了一个不可忽视非常重要位置。”

央视在报道中还对中国游戏和电竞市场的发展进行了介绍:“统计显示,全球游戏市场一直处于高速发展态势,随着全球电竞市场营收不断增长,其中,亚太区带来的占比最高,中国是亚洲也是全球游戏收入最高、增长最快的国家,相较与五年前,中国游戏市场收入增长高达144%。”与此同时,中国电竞产业发展也极为快速,2017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已经达到730.5亿元,同比增长44.8%:根据新推出的《中国电竞营销市场调查》显示,中国电竞人数2018年预计将达到2.8亿,潜在用户规模达到4.5亿,为全球最大电竞市场。

 

央视同时表示:“电子竞技产业高速发展,离不开对于本土赛事的扶持。电竞赛事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关注,中国也在积极打造自己的本土品牌赛事”以“DOTA2亚洲邀请赛”为例,这项赛事在赛制、规模、影响力等各个层面,正逐步发展称为一项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品牌赛事。在DOTA2亚洲邀请赛的带动下,会有越来越多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电竞品牌赛事出现,促进中国电竞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电竞界的荣耀!比尔森再度入选《福布斯》排行榜!

美国著名的商业杂志《福布斯》公布了30位30岁以下的年度名人名单,人们认为这些名单上的人拥有改变世界的潜力。值得一提的是,《英雄联盟》北美天才中单比尔森也榜上有名,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入选该名单!(第一次是2017年)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比尔森的人气和影响力还是比较大的。

喜欢看赛事的网友们一定认识比尔森,这位北美天才中单自从2013年加入TSM战队之后就带领他的队伍在北美赛区豪取五连冠,并且五次进入了LOL世界赛。作为TSM的大腿,比尔森的英雄池深不见底,中单实力更是力冠群雄,哪怕面对被誉为世界第一中单的Faker选手时也能表现得不相上下。所以他被外界认为是北美最好的英雄联盟中单选手,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中单选手之一。

本次福布斯公布的2018年游戏类青年才俊榜中涉及到了各行各业的杰出人才,而比尔森则是为数不多入选的英雄联盟职业选手(共两位,另一位是CLG战队创始人,已退役当老板)。能够在诸多竞争者当中脱颖而出的人,一定有异于常人之处。福布斯对比尔森的评价也是很高:比尔森是北美最好的英雄联盟中单选手,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中单选手之一。自从2013年加入TSM战队之后的,带领他的队伍取得了北美赛区五次联赛冠军且进入LOL世界赛。这等成就入选福布斯排行榜还真的是理所当然。

当比尔森知道自己入选福布斯排行榜之后,也在推特上表达了自己的欣喜之情。在比尔森看来,能够入选福布排行榜真的是非常荣幸。

比尔森入选福布斯排行榜,也是外界对英雄联盟的一种认可,随着世界赛事的多次举行,电竞的影响力也在潜移默化的变大,希望英雄联盟能够越来越好,传奇不朽。电竞界的荣耀!比尔森再度入选《福布斯》排行榜!电竞界的荣耀!比尔森再度入选《福布斯》排行榜!电竞界的荣耀!比尔森再度入选《福布斯》排行榜!

联盟电竞全球旗舰馆开业 北美掀电竞娱乐热浪

联众国际(06899.HK)子公司联盟电竞旗下Esports Arena 拉斯维加斯馆正式开门迎客,数千电竞爱好者齐聚,共享热力十足的电竞娱乐盛宴。

这场开业盛宴将持续三天三夜,邀请到多位大咖助阵,如全球最大游戏直播平台Twitch的知名主播Tyler ‘Ninja’ Blevins在现场带来直播;多位美国知名电竞选手在馆内上演精彩的对战表演;激情四射的电竞音乐节也同期登陆,为粉丝们带来“不断电”的音乐狂欢;国际知名的天才料理师José Andrés也将公布全球首个灵感来源于游戏的食谱……电竞与娱乐、音乐、美食的激情碰撞,不仅为拉斯维加斯馆拉开了序幕,更在世界娱乐之都拉斯维加斯掀起不小的热浪。

作为拉斯维加斯大道上首家电竞主题场馆,拉斯维加斯馆位于卢克索(Luxor)酒店内,面积近3000平米,约7个篮球场,馆内除设置舞台、LED视频墙、专业电竞设备及导播间等多个功能区域外,还与全球知名音响设备制造商哈曼达成合作,打造顶级的流媒体配置。得益于拉斯维加斯独有的娱乐氛围,拉斯维加斯馆将多样化的娱乐资源与电竞资源相融合,相信这不仅将成为这座城市的电竞娱乐标志性场馆,也将成为联盟电竞横跨北美、欧洲和中国的全球电竞网络的重要枢纽之一,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电竞选手和粉丝。

事实上,拉斯维加斯馆已是联盟电竞在全球范围内的第6家专业电竞馆,接下来,联盟电竞计划在北美奥克兰、西雅图、德国汉堡、中国天津、贵州省贵安等地新增10-15家电竞馆。此外,联盟电竞在自有全球场馆基础上,打造了 “Big League”、“Esport Superstars”、“Legend Series”三项国际级电竞赛事品牌。

今年2月,对全球电竞产业有着深入研究的荷兰市场研究公司Newzoo发布《Newzoo2018电竞报告》,报告中指出,2018年全球电竞产业收入将达到9.06亿美元,同比大增38.2%,其中,北美市场收入占比最高,预计会达到38%。此外,2017年全球电竞人口为13亿,到2018年这个数字会增长到16亿,而中国是拥有电竞人口数量最庞大的国家,为4.683亿。产业收入的持续增长、用户关注度的稳步提升,电竞正逐渐成为一种主流娱乐行业,是游戏产业、体育产业、娱乐产业在战略上、商业上的新契机。联盟电竞立足电竞人口大国中国,重点布局电竞收入最高的北美市场,辐射欧洲区域,通过场馆、自有品牌赛事布局全球电竞,势必抢占行业发展制高点。

浙江省电子竞技协会秘书长金考生调研超神互动

3月28日上午,浙江省电子竞技协会常务副会长、秘书长金考生,浙江网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裁朱濬一行莅临超神互动。公司CEO戴文学,副总裁兼首席文化官叶朝辉接待来宾,双方就如何参与协会工作,发起相关赛事等事宜做了沟通。

公司CEO戴文学向金考生一行介绍公司的发展情况,业务板块,特别是上周五与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签订协议,共同打造温州国际电竞中心,力争把温州做成浙南电竞产业集聚区。

金考生秘书长对浙江的电竞产业做了介绍,他说杭州、宁波、绍兴、金华、温州、台州都在发展电竞产业,各地均有特色,但缺乏相对的交流和联系,希望今后在省电竞协会的平台上增进沟通和交流,共同发展浙江省的电子竞技产业。

会议上,双方就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区位优势、交通优势、配套设施、温州未来东拓版图等展开了讨论。金考生认为,经开区得天独厚的条件,对之后举办电竞赛事与温州成为浙南电竞产业聚集区充满了信心。

电竞市场规模超650亿 新三板企业欲分羹

2017年,电竞行业格外火爆,《王者荣耀》、“吃鸡”等移动电竞游戏,带动了电竞行业的起飞,吸引了众多资本的布局。相关新三板公司受益电竞产业的崛起,已提前瞄准“电竞+区块链”等细分领域。

市场规模超650亿

近日,多家互联网巨头对电竞“感兴趣”,相继布局电竞产业。

3月15日,新浪宣布授权上海竞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布局电竞产业,并组织建立微博战队;3月16日,阿里体育宣布与MOBA手游《虚荣》开发商Super Evil Megacorp达成合作,将《虚荣》列为第三届世界电竞运动会(WESG)的正式比赛项目,这也是WESG首次纳入手游项目;3月17日,由京东游戏和腾讯游戏联合举办的“2018京东杯电子竞技大赛”正式启动报名。

在互联网巨头的加持背后,是日益高速发展的电竞行业。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2017年中国整体电竞市场规模突破650亿元,同比增长59.4%。其中,端游电竞游戏市场规模为301亿元,移动电竞游戏市场规模为303亿元,电竞生态市场规模为50亿元。

电竞市场的增长主要来自于移动电竞游戏的爆发。移动电竞游戏市场规模由2016年的112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303亿元,在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的占比由27.3%提升至46.3%。从用户规模看,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达到2.6亿元,同比增长约1倍。电竞用户规模的增长得益于爆款产品的推广与普及,新增用户主要是以前未曾有电竞游戏经历的新用户。该报告预计2019年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993亿元。

电竞行业在飞速发展的同时,越来越受到社会的关注和认可。申万宏源研报显示,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竞列为第99个体育项目;2017年,亚洲奥林匹克理事会正式宣布将电子竞技列为比赛项目,首次比赛将于2022年杭州亚运会举行。

电竞教育也在近年崛起。据媒体报道,截至2017年11月份,全国已经有18所高职类院校开设电竞专业,3所本科院校开设了电竞方向。如新三板公司英雄互娱(430127)披露,其与北京大学合作开设了《跨媒介创意写作实践》课程,该课程面向北大中文系创意写作方向研究生设立,内容包括游戏行业的研发、渠道、市场和运营四大板块业务的理论学习及实习。

新三板公司:瞄准“大蛋糕”

电竞产业走红,不止上市公司,新三板公司也瞄准了这块“大蛋糕”。从电竞产业链上游的游戏研发运营,到中游的赛事,再到下游的衍生业务,新三板公司均有涉足。

据不完全统计,新三板游戏公司有80余家,英雄互娱可以称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该公司主要从事移动电竞游戏的研发和发行,自研或代理发行的游戏包括《全民枪战2》、《一起来跳舞》、《一起来飞车》等。英雄互娱背靠上市公司华谊兄弟,后者持有英雄互娱20.17%股权,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红杉资本持股6.89%,为第四大股东。此外,根据科技部最新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英雄互娱以20亿美元估值排名第46位。不过,新三板似乎留不住这只“独角兽”。据披露,英雄互娱正筹备上市,已与国泰君安签订IPO服务协议。同时,3月22日,英雄互娱发布2017年业绩快报,营业收入10.36亿元,同比增长11%;净利润9.11亿元,同比增长90%。英雄互娱解释,业绩上升的主要原因是2017年公司继续投入研发、开发并代理多项新产品,销售收入稳步增长;另外,公司处置下属公司部分股权导致投资收益增加。

电竞赛事是电竞游戏的重要推广运营手段,可以有效增强游戏知名度和影响力、吸引新用户、刺激用户消费。网映文化(834902)的业务主要集中在电子竞技专业赛事运营及直播,属于电子竞技行业头部内容,公司多次成为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G的中国区主办方,主要客户有腾讯、网易等头部游戏厂商。2017年,网映文化实现营业收入1.74亿元,同比增长1倍左右;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99万元,同比增长173%。公司称,业绩增长得益于报告期内,公司与主要客户深入合作,同时,电竞行业的快速发展也推动了公司业绩的上涨。

爵维科技(838649)的业务处于电竞产业链的下游,其通过销售电竞外设产品获得收入。该公司是机械键盘品牌Cherry在亚洲的独家运营商。为了扩大Cherry在亚洲区的影响力,爵维科技通过赞助电竞赛事、明星选手等营销手段打开市场。2017年半年报显示,爵维科技的营业收入为6970万元,净利润为648万元。据披露,公司已与世界最佳战队之一的KT战队签约,成为战队赞助商。另外,为配合韩国市场开拓,公司即将在2017年成立控股韩国子公司。

诸多细分领域受青睐

电子竞技元素对于游戏行业的渗透,带动了诸多相关细分行业的发展。区块链技术是2018年最炙手可热的概念之一,区块链携手电竞概念,也是多家公司关注的方向。

3月6日晚间,上市公司恺英网络公告正与英雄互娱进行区块链项目投资事项的洽谈工作。按照恺英网络披露的信息,该项目主要基于区块链开源社区代码,打造能为用户提供信息流、游戏平台、内容社区等为一体的全新综合服务平台。平台包括游戏App、资讯、社区、商品等内容,通过用户的高度自制和全程参与共创内容,再根据用户的行为来实现价值共享。其中,用户所有行为均将产生价值,并通过写入区块链由智能合约分配对等的权益回报。

恺英网络对该项目盈利模式的描述是:以广告、游戏和付费分成为主,现阶段以快速发展用户规模为主要目标,项目使用区块链技术来记录用户的价值,建立可以信赖的价值网络。不过,恺英网络称,现阶段有关本次合作的具体投资方式、投资比例及投资金额等尚在协商中,尚未产生直接经济收益。英雄互娱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此次合作还在探索,具体细节暂不对外披露。

新三板公司巨灵信息也瞄准了区块链。根据公告,公司于2018年成立区块链实验室,公司研发的区块链游戏《十二生肖》已于2月9日启动预售。

业内人士称,除了“电竞+直播”这种大热投资方向,“电竞+博彩”或是被主流忽视的一块。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Newzoo的2017年电竞报告:电子竞技是目前全球投注量排名第七的项目,定位在高尔夫球和网球之上。因其不需要电竞公司来参与组织,不少博彩公司都将电竞博彩方向视为蓝海,目前已有多家大型国际博彩公司在全世界的范围内开展了业务。并且,Newzoo推测“电竞博彩将有很大的机会产生比电竞经济本身更大的市场规模”。

不过,博彩行业在国内面临政策问题。前述人士称,如果能划分合法的“电竞彩票”经营性领域,电竞博彩是一个值得提前规划布局的周边产业。

温州国际电竞中心落户经开区,计划总投资20亿元,发展电竞总部经济

把握产业新热点,撬动电竞新经济。3月23日上午,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与温州超神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约,在经开区金海湖畔打造温州国际电竞中心,由超神互动总投资20亿元,建立发展超神互动电竞总部经济。

近年来,温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坚持创新驱动发展,持续瞄准战略性新兴产业、瞄准重大项目,不断开拓新思路、新方法。此次引进的温州国际电竞中心,是其深化地企合作、实现合作共赢的又一举措。据介绍,温州国际电竞中心计划总投资20亿元,预计建设周期5年,将打造集电竞总部大楼、电竞主题乐园、电竞赛馆、电竞主题酒店等为一体的国际领先的电竞产业带。

作为温州国际电竞中心的投资方,温州超神互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戴文学表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竞市场,在未来5到10年,电竞将是最热门的产业之一,围绕电竞产业展开电竞培训教育、电竞赛事运营、电竞娱乐经纪、电竞地产小镇等业态在全国各地迅速升温。超神互动成立一年多时间内,其运营模式受到业界和资本方的广泛关注和认可,温州国际电竞中心落户经开区后,将在经开区金海湖畔打造集“产业+文化+旅游+教育”于一体的电竞全产业链和电竞赛事IP品牌。

“新产业激发新动力,大力发展电竞产业,将带动‘文化+’与科技、体育、娱乐、旅游等领域深度融合”。温州经开区一直以来非常重视在新兴产业上的开发建设,此次合作更是迈出了实质性的创新步伐,温州国际电竞中心落户经开区后,力争将温州经开区打造成为国内电竞产业发展新高地。

聚焦“两会”教育减负,克派威尔解析电竞教育的不同

“两会时间”当值开学季,其中关于教育减负的问题,依旧成为了这次民众关注的热点。去年两会之后,从教育部到各地教育部门都推出了很多措施,着力化解民众关注的中小学生负担重的问题,缓解社会教育焦虑,维护健康教育生态。

即使是每年都被提上“两会”的议程,“减负”这个提案,似乎也没有能够真正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效果。中小学生依旧为繁重的课业叫苦不迭,而从数据来看则更为直观:我国中小学生每天课外写作业的时间是2.82小时,时长超过了全球平均水平的将近3倍.目前学生减负已经是广大的家长及全国政协委员共同关注的热点话题。

对于“减负”这个话题,社会上存在种种不尽相同的声音。这项提案的支持者众多,多是从中小学生的身心健康出发,希望通过“减负”给孩子一个美好快乐的少年时光。但是与此同时反对者也不在少数,从我国教育的竞争激烈程度来看,很多家长都对“减负”表达了深深的忧虑:“快乐”和“成绩”究竟能否二者兼顾?如果不能,该如何权衡取舍?

作为电竞行业的工作者,在“减负”之外,我们还无法忽视在“两会”上被频繁提及的另一个问题:青少年对网络游戏的痴迷问题。我们常常在呼吁家长通过更多的陪伴来帮助孩子摆脱对网游的沉迷,但是仅仅这个简单的要求,很多家长都无法做到,如果“减负”真正落实,孩子的课余时间增加,又由谁来完成这一阶段的陪伴和教育的任务?

针对“两会”上的这些问题,我们访问了克派威尔电竞学院负责人戴文学先生。站在电竞教育工作者的角度,他指出克派威尔电竞教育和传统的教育有所不同,传统教育是为了培养高等教育通用人才,而电竞教育培养的是电子竞技产业的专项人才,并且形式也存在很大差异,传统教育以教案授课等形式存在偏多,而电竞教育中的实践部分相对占比较高。

其实电竞教育的培养,更多是从专业培养的角度培养领域“专、精”的人才,而反观传统的英式教育则是将学生的综合学科程度达到均衡,所以从某个角度去看,电竞教育的发展在家长的眼中更像一门所谓的“偏科”。

那么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孩子更加的青睐于电竞专业的教育内容,而并不满足或者接说接受传统的教育模式呢?首先电子竞技的发展是伴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而逐步完善,网络信息的发达,让我们随时随处都可以置身于电子竞技当中,无论是在闲暇的时间里参与电子竞技游戏或者观看网络平台的赛事直播,这些都是现在绝大多数学生同样可以接触到的。

传统教育的模式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及能力天赋的开发,因为在他们学习的过程及阶段,“偏科”往往对于他们的升学考试起到了反面作用,所以在孩子们心智并没有完全成熟的阶段,容易产生了“厌学,极端”等诸多让家长和老师头痛的心理情绪。

也许从这个意义上说,专注化的、高指向性的电竞教育反而恰好契合了“减负”这个主题,尤其是当它以兴趣和专长作为学习的推动力的时候,对于学生来说,不失为一个乐趣和成绩二者兼得的选择。

所以如何将传统教育的思维模式与电竞教育完美结合,这是作为电竞教育行业前列的克派威尔电竞学院一直在探索的内容。我们都知道,大学毕业之后的研究生及博士生学习,他们的学习研究内容,往往是在一个专业领域内,将自己所掌握的知识技能更加精度化。其实电竞教育从某个层面上来讲和这种情况非常的相似接近,那么我们是否应该抛开审视传统教育理念的观点来看待电竞教育,而是将电竞教育与其他专业内容的深度研究而化作等号。

电竞并不仅仅只是游戏

“转正”并不代表电竞迎来春天

能否成为主流

找到成熟的商业模式

从少年长成的社会菁英

更合理的引导电竞行业主流化

如何将培养主体细化发展

如何进行更好的人才输出

这需要电竞人的思考和重视

未来或许不远 克派威尔正在努力

国内第一座电竞慈善小学正式动工

2018年3月2日,著名电竞人,中国英雄联盟第一个世界冠军获得者,ID:Misaya若风(本名禹景曦),为四川省巴中市巴恩区尹家乡尹成村捐建的国内第一座电竞慈善小学—若风电竞慈善小学正式开工。

这是国内第一座以电竞为命名的慈善小学,建成后将为当地的贫困儿童提供更多,更好的教育资源以及更优质的学习环境,感受到一份来自电竞的爱,若风还表示学校建成后还会亲自去讲课。

若风作为职业选手在退役后也处处热心于公益,这些年尽管不少人黑他,但是他依然坚持做公益活动,2016年为OMG俱乐部的星愿基金捐赠15万元;2017年8月九寨沟地震时,若风为地震灾区捐赠10万元;2017年10月他将生日时直播所得礼物,共计五万五千余元全部捐献给了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2018年2月捐建了首座电竞希望小学。

当有人问到若风为什么要做公益时,他说道“希望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传递给大家,电竞给了我很多,我想把一些东西回馈大家,做一些对社会有用的事情。让别人提到电竞时,不要再想到是不务正业地打游戏。”

“最重要的是保持自己的初心,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终会有收获。”希望若风坚持做公益的举动能使电竞圈有更多人能够关注公益活动,一起为中国的公益事业献出一份力量。

游戏主播,你们是要生存?还是要信仰?

前不久,知名游戏主播PIS在微博上曝光了自己近期的遭遇。

由于YY直播平台业务重心转移,今后游戏区将会主做吃鸡。而作为一名DOTA/吃鸡双修的游戏主播,PIS被要求停止DOTA相关内容制作,主修吃鸡。强硬的态度令这名前DOTA职业选手难以接受。

在与工作人员多次协商后,平台最终在合同上做出了让步——允许PIS继续直播DOTA,但依旧需要增加吃鸡直播比重。最终,双方依旧无法达成共识,刚刚从斗鱼出走的PIS也在YY平台上直播仅仅11次之后,再次选择离开。

作为新老游戏交接的冲突点,这一事件曝光之后几经发酵,在各大社区和社交平台上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例如另一位DOTA主播ZHOU在微博中为其声援,对PIS坚守信仰的选择表示支持与肯定。

大多数网友也在评论中对这位曾经的“问题少年”刮目相看,甚至被这波操作成功圈粉。

而看到这里,或许不少熟悉直播圈近况的观众们或许会感到一股强烈地既视感。

两款游戏二选一,有你没我,这剧情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是的,还不止一次…

今年春节前,斗鱼英雄联盟区主播神超就曾经在直播中与观众们讨论过自己的将来。

2017年,他多次受邀担任英雄联盟官方赛事的解说嘉宾,并且以犀利的视角和精准的判断征服了大量观众,被喜爱他的粉丝们戏称为“预言家”。

与此同时,由于吃鸡的大火,神超经常也会抽出一部分时间进行绝地求生的直播。再加上其个人实力出众,最近便与几位好友一同组建了吃鸡战队,准备尝试进军职业。

不过问题随之而来:无论是绝地求生的职业合同,还是LOL的解说合同,都对主播在平台上的直播内容做出了限制。简单地说,一旦神超签下绝地求生的职业合同,那也就意味着他主动放弃了LOL的解说名额。

一边是即将到来的风口和队友的召唤,一边是奋斗多年的事业和满怀期待的观众,虽然双方的态度比起前者要稍显温和,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现实也令神超纠结万分。

无独有偶,同样是双修英雄联盟和吃鸡,前不久入驻龙珠的德云色

作为职业选手转型解说的代表,也是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早期最知名的一对赛事解说,笑笑和西卡离开解说台已经两年有余。虽然期间的工作重心一直放在游戏直播上,但两人对于赛事解说依旧保留着特殊的职业情结。据两人在直播中透漏,为他们争取职业赛事解说席位,也是他们本次离开斗鱼前往龙珠的重要价码之一。

然而由于合同中的排他协议,两人被要求在身居解说一职的时间里只能直播英雄联盟相关内容,这无疑令早已在吃鸡模块开疆拓土的德云色十分为难。

“所以我叫他条条框框改一下,但是官方说不行,所有解说都是这样签的。”

对于这个艰难的抉择,笑笑也尝试去寻找第三个选项。

但在与官方尝试沟通未果后,两人最终都没有选择在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于是德云色能否在2018年重返解说席,至今为止依然要划上一个问号。

最后

将以上三个事件放在一起,我们不难看清一个现实:如今的直播圈内,生存与信仰之间的矛盾愈发尖锐。

对于游戏平台来说,流量是他们的价值体现,同时也是旗下主播手中最大的资本。如今吃鸡大火,追逐行业风口无疑能够为主播已经平台提供稳定的流量,部分主播也的确依靠及时转型而拓宽了自身的生存空间。

然而伴随着商业规则的逐渐完善,大多数厂商和平台必然会走向竞争与逐利的道路。他们会用一纸合约以及“契约精神”约束主播,实现游戏与游戏之间的流量隔离,而主播们的玩家秉性,自然也就成为了这个过程中的牺牲品。

于是在这个“痛苦”的节点,他们有的坚守信仰;有的徘徊不前;有的忍痛割爱,向生存选择了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