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国民度的电竞 如何玩转生态

一年一度的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在中国玩家的欢呼声中落幕了,最终,中国的IG战队获得了冠军,圆了一代“网瘾少年”的梦想。电子竞技相关产业的兴起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新生力量。战队夺冠对于中国电竞的意义何在,圈内人士如何看待目前的资本涌动,中国电竞的生态如何塑造?带着这些疑问,《金证券》记者采访了相关人士。

“我们一直是强国,只是这次国民度到了巅峰”

“中国在电子竞技历史上一直都是强国之一。”资深电竞媒体人、大电竞创始人周奕向《金证券》记者表示,“此前中国在DOTA、魔兽争霸3项目都获得过世界冠军,但结合当时的电竞人口和造成的影响来看,那些项目造成的社会反响可能远远不及这次S8的夺冠。”

一个数据非常有力地印证了这一观点:从微博上的热门话题可以看出,“英雄联盟S8”的信息阅读量达到了105.1亿。而在两年之前的DOTA2项目TI6西雅图国际邀请赛上,来自中国的Wings战队获得冠军,仅仅只有3.2亿的阅读量。“虽然取得的成绩都是一样受人尊重,但流量和社会热度上,这次才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周奕补充道。

作为中国电竞行业为数不多的从业超过十年以上的媒体人,周奕几乎见证了电竞行业发展的全过程。“电子竞技一直是中国体育市场化的积极探索者,目前正在进入一个生态建设的阶段,尤其是英雄联盟这个项目,其实它已经有了非常完善的职业化体系。在市场化这一方面,甚至领先于足球、篮球 。”据了解,LPL是中国内地最高级别的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从创立以来就为中国电竞的职业化作出了最好的表率。

2017年,《英雄联盟电竞战略发布会》在南京召开。发布会中,《英雄联盟》中国团队与拳头游戏中国团队正式公布了“LPL联盟化”与“主客场制”的全新电竞改革计划,意味着中国英雄联盟的赛事将向传统的体育比赛更加靠拢和规范化。

万达公子、电竞“校长”

谈到中国电竞行业发展,不得不提及万达集团公子王思聪。有电竞圈内人士对《金证券》记者直言,“谁也不能否认,他在电竞市场化、生态建设中发挥的巨大作用。”

2011年,王思聪宣布正式进军电竞圈,随后他收购了当时新生的豪门战队CCM,将其更名为InvitusGaming,也就是这次捧回冠军的IG战队。事实证明,资本投入多少并不是影响成绩的唯一因素,但是没有持续资本投入的俱乐部很难出成绩。彼时,电竞圈还处于一片混沌之中,国内的战队数量屈指可数,而职业选手的收入也基本为零。正是王思聪每年超过300万人民币的投资,让队员生活有了基本保障,为战队配置教练,直至后期电竞圈的整体包装和规则细化……

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诱人的奖金也在增加了他们对成绩的渴望。实际上,每年知名电竞赛事的奖金都在水涨船高,刷新大家的认知。据外媒Gamepedia网站报道,刚刚结束的S8英雄联盟总决赛的总奖金池共计225万美元,而冠军IG战队获得总奖金的37.5%,总计84万多美元,后续通过销售冠军皮肤分成可获得更多收入。值得一提的是,DOTA2国际邀请赛在2018年提供的总奖金为约2553万美元,冠军OG战队独享了其中约1123万美元。

但是在采访中,作为一个从2012年之后就关注中国电竞的玩家小李一再对《金证券》记者强调,“天价奖金是一种吸引战队参与和商业竞争的手段,但不应该成为关注的焦点。”他希望社会认知电竞时,不要再使用“五名小伙打游戏赢取千万美金”之类的浅薄标题。

资本蹭热点,电竞不想“背黑锅”

如今,电竞圈已是资本潮涌,各大品牌商争相赞助或打造独立赛事IP。采访中周奕反而提出了自己的担忧:“这个行业其实还在摸索模式的阶段,资本可能会让很多从业者盲目地追求资本,而忽视了脚踏实地的探索。”

另外,目前社会上有一些产品和一些公司,和电竞毫无关系,但是却以电竞的名义融资。对此,周奕非常无奈:“最后背黑锅的还是电竞!归根到底,其实电竞到底是什么?在全社会范围内都没有一个共同的认知。”

相比资金,周奕认为更重要的是一种正面的宣传:“这让电竞圈和主流经济社会有了交集,同时让更多的人关注电竞。和主流经济圈的交集,会让从事电竞行业的管理者开阔视野、提升能力。以我自己为例,我以前的视野就是一些比赛,根本不懂什么投资。现在因为有了资本进入,要换很多角度去重新看我做的事情。”

在周奕看来,KPL(王者荣耀联赛)算是发展得比较好的,Dota2有大量奖金做支撑,但其他电竞项目都还没有自己的生态,处于很初级的阶段。圈内欢迎资本大佬进来,帮助电竞行业生态化、体育化、国际化,从而提高行业的市场价值。

年轻人激情燃烧,盼“雨露均沾”

随着中国战队在国际电竞赛事屡次登顶、职业选手上演一夜暴富的神话,更多年轻人投身其中。在办理了休学手续之后,目前小夏辗转于上海的多家电竞俱乐部,渴望在《守望先锋》这个电竞项目上证明自己。

小夏向《金证券》记者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每天从下午开始打四场训练赛,然后打天梯自己总结,教练会讲一些战术,相对比较自由。”当问到打职业累不累的时候,小夏直言:“很累,但是很多人就是来混的,就不觉得累。一个月有的俱乐部给五千多,也有给一万多的。有很多俱乐部会存在克扣工资的现象,没钱的时候要不就拖着不发,要不就找些理由扣你一点儿。”

出于种种原因,小夏最终决定回到大学。但他仍没有放弃成为一名职业选手的梦想,“等到完成学业之后再去尝试!”毕竟能站上大舞台的职业选手是少数,更多是像小夏这样不断打拼的年轻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TI8的总决赛预告片中,Valve公司宣布下一届DOTA2国际邀请赛将于2019年在上海举行,这将为中国电竞产业实体化、赛事规范化注入了一针强心剂。目前,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聚集了大量的资本和战队,圈内也期待在之后的产业迁移中扩大电竞市场范围,让各电竞项目“雨露均沾”,中国电竞产业发展仍然路漫漫。